我們的黑暗與光明,台灣出版產業未來十年的課題——郝明義

我們的黑暗與光明,台灣出版產業未來十年的課題——郝明義 前言 2006年11 月一個深夜,我正在趕寫一本書。半途打開email,得知《民生報》停刊。台灣從1987年解嚴,繼之而來的報禁解除、百花齊放,到這一年《民生報》停刊,整整二十年。 就台灣這個沒有出版產業專業報刊的地方來說,《民生報》的文化與出版新聞版面,以及參與這個版面的資深記者,一直為大家所倚望甚重。現在這個報紙和版面消失了,我的感受,一如窗外濃沉的夜色。 2007年2月的台北國際書展,我在路上遇見一家版權代理公司的人,談起市場的情況。以這家公司而言,過去很長時間以來,台灣購買外文版權書,不論是「預付款」還是「年度結算版稅」的指標,兩者都高於大陸。近幾年,大陸的「預付款」指標越來越高,超出台灣,但是「年度結算版稅」則還是台灣領先。但是就在2006年,大陸首度連「年度結算版稅」的支付,都高過了台灣。台灣出版業開始設法與國際出版社會接軌、購買外文版權,大約也始自解嚴的1987年,一路發展到出現這個分水嶺,也是二十年的光景。 除此之外,這兩年,不論出版業上中下游的哪一環,退書率大幅上揚,書籍的銷售日益往暢銷書與滯銷書兩極化分裂,成為話題。到2006年,這個撕裂的現象終於成為出版業界普遍承認的不可承受之重。出版業墜入谷底已是共同的認知,各人不同的揣測,只是這個谷底還要低盪多長時間。如果回顧解嚴之後出版業普遍感受到的那種上升、欣欣向榮的氛圍,這也是一段二十年時間的相對照。 這種種因素讓我相信,台灣的出版業,真正是告別了一個二十年的時代。我們要面臨的,將是一個截然不同的未來。 接下來,2007年年中,出版業發生一些風波,我執筆寫了一份報告。其後,想到應該就最後的結語部份做更進一步的引伸與說明,所以在八月底決定擴大探討的範圍,另寫一篇文章,把這段時間的思索與體會,與同業,以及社會上其他關心出版與閱讀的人來分享,並討論。 倉促之間寫就,疏漏之處難免,請大家指正。也先對寫作過程中曾經接受訪問,予以指點過的諸位致謝。 一,過去二十年,台灣出版產業發生了什麼事? 我們必須先回顧一下來時路。回顧,有助於體會今後的路程和過去將有何不同。我認為,要談論出版產業,不能光就出版產業來談,必須把出版產業和社會的其他環節綜合來看。出版產業之發展,涉及五個環節: 第一環,經濟景氣與國民所得 第二環,社會與思想之開放程度 第三環,教育與閱讀環境的氛圍 第四環,相關科技之發展 第五環,才是出版產業本身的發展。(我在這裡談的出版產業,含了上游的出版、中游的經銷,以及下游的零售書店。) 出版產業的這一環,在任何時空都是受前面四個環節所影響的。(出版產業規模大的時候,則可能回頭對前面四個環節產生影響與推動。)所以要談台灣出版產業,不能不先看其他四環對我們的影響。 那麼我們就看看前面這二十年的時代,這些環節到底發生了什麼事。 這二十年,我分了兩個階段。第一個階段,是1987至2000年;第二個階段,則是2001至2006年。 先看第一個階段。 【熠熠生輝的第一個階段:1987至2000】 1987至2000這第一個階段,是今天大家經常以「美好時光」 稱呼的那段時間。(對某些出版社而言,可能更前面的時間才是「美好時光」,但那不是本文的探討範圍。) 在這一個階段,我們可以看到,是前面和出版產業相關的其他四個環節都有積極的因素在成長。 第一環,經濟景氣與國民所得 1. 國民所得破一萬美元(1992年)。 2. 股市最高曾站上一萬二千點。 3. 各種金融機構之開放成立。 4. 「台灣錢淹腳目」,大家的口袋麥克麥克。 5. 不但列名「亞洲四小龍」,還是為首。 第二環,社會與思想之開放程度 1. 戒嚴撤除。長期的政治禁忌消失。 2. 社會上其他的種種禁忌也跟著消失。包括同性戀在內的各種禁忌議題,日益被正常看待。 3. 挖掘禁忌的政治人物、還原政治禁忌事件的真相,是大家熱烈的需求與興趣所在。 4. 其他許多領域裡的許多議題,也都有人有興趣討論,以求彌補過去戒嚴時代只能風聞或傳說的不足。 第三環,教育與閱讀環境的氛圍 1. 大家渴望教育體制的改革。教改開始啟動,本意是還給學生在教科書與考試參考書以外的自主閱讀探索。 2. 整體而言,師長均比過去更加重視多元閱讀。過去主要透過直銷人員銷售的套裝童書開始解套,進入書店銷售;父母除了過去偏重對子女各種「知識百科」的閱讀之外,開始重視「繪本」、「故事書」的讀物。 3. 解嚴之後的媒體開放,從報紙而電台而有線電視,提供了比過去更多可以探討閱讀相關課題的版面與節目。這些版面與節目的內容、人物與主持人,往往又回過頭來成為書籍內容被閱讀。 第四環,相關科技之發展 1. 電腦硬、軟體普及。各種電腦排版工具風行,使得圖書的編輯、設計出現種種新的可能。尤其便於圖文整合的書籍發展。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