復員時期香港基督教文字工作的重建(1945-1949)

復員時期香港基督教文字工作的重建(1945-1949

作者:邢福增教授

 

復刊

 

1941年12月,日軍佔領香港,揭開了「三年零八個月」的淪陷歲月。香港教會在日治時期受到重大的衝擊,文字出版工作陷於完全停頓狀態,直至1945年8月香港「重光」後,始陸續恢復。從1945至1949年間,香港基督教文字出版工作,也在一片廢墟中展開重建。

 

我們可循宗派及團體兩方面來各刊物的「復刊」工作:

 

宗派方面,1946年6月,《香港浸信會聯會月刊》出版復刊第一期,由伍福民主編。其中刊有〈本聯會恢復工作經過〉一文,提供了浸聯會及各堂會在重光後重建工作的第一手資料。[1]

 

除浸聯會外,中華聖公會港粵教區亦在1946年11月出版《港粵教聲》復刊第一期,由鍾仁立主編。《港粵教聲》的內容,主要是報導教區的消息,亦有論著文章,每月出版一期。現時可見的最後一期是1948年12月出版的二卷十四期。惟筆者相信,1949年仍有出版,到1950年5月起,改為《港澳聖公會月刊》,仍由鍾仁立主編。

 

香港崇真會亦於1947年出版《年報》的復刊第一期。《年報》主要是報導各堂在年度內的發展。

 

至於其他各宗派方面的文字工作,因資料缺乏,暫時仍無法查考。

 

除宗派外,隨著各基督教團體在戰後恢復工作,也再次啟動原有的文字出版事工。

 

1946年10月,香港中華基督教女青年會出版光復後第一期的《香港女聲》,由黃玉梅撰寫〈復刊辭〉。[2]1947年11月,女青年會勞工部的友光團,又編有《友光》,記錄了戰後女青年會勞工工作的點滴。[3]青年會的《香港青年》,也在戰後復刊。

 

香港中華基督教會聯會於1948年2月出版《聯會月刊》。在第一期內,刊有聯合的〈公啟〉:

 

公啟者,自世界第二次大戰停息後,中國本欲藉着時機而建設一新中國,使人民得享永久和平之幸福,不料建設未始,國難重臨,干戈復起於國內,以致民窮財盡,民不聊生,從此以往,國家漸臻於敗亡而已,深感痛惜,基督教聯會昨董事局開會時討論國家現局情勢,人民日入水深火熱中,從何法而解救乎,國勢變化如此嚴重,基督徒亦為國民之一份子,對於愛國之熱誠不後於人,遂議決從民國卅七年一月一日起,加緊為國家祈禱,向  上帝呼籲,求  上帝赦免吾儕之過犯,早賜下和平,使中國人民實踐憲法,完成建國之責任在案,用特通佈各教會,請本港各公會凡在主日崇拜及家庭祈禱會時,或其他集會中,特別加緊為國家祈禱,仰懇知照是為切盼。[4]

 

 

道風山基督教叢林的《道風》,亦於1948年復刊。

 

 

新刊

 

《靈恩月刊》

 

香港基督教在戰後雖然面對各種困難,但也有刊物在期間創辦。這份新創的刊物名《靈恩月刊》,由劉粵聲主編,在1946年2月出版第一期。值得留意,劉氏雖然擔任主編,但卻跟浸信會沒有關係。他在創刊詞中,指創辦《靈恩月刊》的目的,旨在「文字佈道」。[5]查該刊由「靈恩書局」出版,書局位於中環雪廠街太子行三樓,同時代理內地各出版機構(南華基督教圖書、美華浸會書局、福音真理社、靈食季刊、廣學會、福音書房、長沙湖南聖經學校、漢口聖教書局、靈光報社等)的書籍。而書局所在,又是1945年11月成立的「香港基督教市中心堂」的會址,中心堂由劉粵聲任義務監督,其成立宗旨,在「服事全港教會,迸除宗派之間隔,悉泯門戶之分歧」。[6]現時可見,僅出版五期。

 

《晨星報》 

 

1947年,一份新的刊物《晨星報》創刊。該刊由吳恩溥、蔡欽光及史祈生(1920-1984)三人主編。吳恩溥及蔡欽光於戰後從汕頭受聘來港,協助旅港潮人中華基督教會的重建工作。[7]據吳恩溥憶述,他抵港後,蔡即召集吳、史及陳逸山(尖沙咀潮人中華基督教會的執事)召開會議,籌備出版一份「屬靈刊物」。議決:(一)名為《晨星報》,因主耶穌是「我們的晨星」,同時,在等候主再來的過程中,正如漫漫長夜,「等候晨星出現」;(二)憑信心出版,不收報費,白白贈送;(三)集體負責,由吳恩溥總其成;(四)以傳福音、培靈、查經為主,創作與翻譯並重;(五)封面由史祈生設計。不過,《晨星報》創刊不久,史祈生就應邀到菲律賓工作,翌年(1948),蔡又負笈上海光華大學,完成大學課程,只餘下吳、陳兩人支撐大局。[8]吳恩溥嘗言:「甚麼編輯,校對,發行,彙集一身;說清楚點,就是要個人負擔平常報社所講經理部,編輯部,發行部的全部職務」。[9]

 

《晨星報》創刊於1947年2月,以晨星報社名義刊行。撰稿人主要來自國內,大多為著名牧者,如計志文、趙世光、焦維真、陳崇桂、鍾本庸、吳乃恭、楊紹唐、石新我、何守瑛、林證耶、楊濬哲、趙柳塘、顧守義、蘇佐揚等,均為「特約撰述」。香港本地的撰稿者不多,只有道風山基督教叢林的王景慶,關於向佛教徒傳教及耶佛比較的文章,以及喜樂福音堂的胡恩德。

 

出版首年,全為免費贈閱。在第四期編後話中,指支出為「國幣一千一百餘萬元」,而國內定戶捐進的,「不夠四十萬元」。[10]在財政壓力下,自1948年起,《晨星報》即「改訂報費」,香港訂戶收成本價全年「港幣一元五毫」,國內則「國幣三萬元」,「牧師傳道學生七折」。不過,讀者如無能力者,仍願「白白贈送」。[11]不過,到1948年底,吳氏指仍面對入不敷支,特別是「國內幣值急劇貶降,收入的錢成千累萬,折合港幣有時連郵費都不夠」。[12]

 

《晨星報》的發行,並不限於香港,西北至新疆、甘肅、寧夏,東北至「東四省」,南至南洋諸島嶼,以及歐美各地華僑。[13]

 

1949年,《晨星報》從雙月刊改為季刊。[14]後來,吳恩溥因家庭需要,乃辭職回到汕頭教會,《晨星報》只集陳一人,獨力難支,便宣告結束。[15]

 

《靈磐報》

 

1947年4月,《靈磐報》第一期出版(試閱贈送),由靈磐報社出版,「靈磐書室」及「靈恩書局」發行,編輯為鍾文昭、梁浩然及姜活石。宗旨是「宣揚真理,高舉基督」,屬不定期刊。《靈磐報》的取名,寓指「那磐石就是基督」:

 

這個小小的刊物取名「靈磐」,其意義就是在此。基督是那位至高至榮神的兒子尚且受人攻擊反對,誣枉誤會;尚且受凌辱,遭苦難,何況跟隨基督的我們?我們並不拒絕任何出於人的反對,攻擊,誣枉,誤會;我們是要從我們破碎的心靈中,流出活水的江河來,以止人心靈的飢渴。我們願意藉這小小的刊物,傳揚被擊打的基督,高舉為我們受苦受害的基督,彰顯賜生命的基督。好叫一切信靠順服的人可以得到永遠不渴。[16]

 

現時只見創刊第一期,不知後來有否續出。

 

《晨聲》

 

戰後,身為基督徒的中國電影企業鉅子羅明佑,在香港成立「真光基金會」,自任主席。[17]他曾召集教會人士,商討發刊基督教週報或日報的可能,但未獲積極回應。羅氏自行出版《晨聲日報》,後改為週報,屬福音性刊物。[18]

 

書籍出版

 

《培靈講道》

 

港九培靈研經會源於1927年開始的廣州「培靈研經大會」,從1928年起每年7月在廣州舉行,到8月便移師香港。抗戰期間因戰亂停辦,至1946年復員後復會。1949年8月於廣州為在中國大陸舉行的最後一屆,1951年起在香港復辦,易名「港九培靈研經會」。[19]然而,自1952年舉辦研經會後,卻要到55年才恢復,期間停辦兩年,有關原因仍有待探討。

 

培靈研經會包括研經會、培靈(奮興)會,五十年代應邀領會者西教士及華人各半,其中西教士包括:納爾遜、劉福群(William C. Newbren)、饒培德(Charles Roberts)、齊恩廉、包忠傑(Paul H. Bartel)、費述凱(R. W. Frame)、艾德理(David Adeney)、汪長仁(Gladys Ward)、何義思(Ruth Hitchcock)、鄧普華等。華人講員則有:滕近輝、彭福、楊濬哲、王峙、葉伯南、徐松石、謝友王、張容江、曾霖芳、于力工。[20]大會在邀請講員方面,有一不明文地規定,就是在原則上不請本地駐堂牧師,但又有例外。[21]

 

每屆培靈研經會後,均會出版《培靈講道》,收錄講員的講章。1927年至1936年各期,均於廣州出版。自1946年起,則改於香港出版。1946至1949年間,共出版四集。

 

《荒漠甘泉》

 

1946年聖誕,羅明佑又自資翻印《荒漠甘泉》一千冊,分贈親友。他在〈我為什麼翻印這本書?〉的序言中,交代了他於1940年在船上遇到一位「唐先生」,獲贈此書。後來,他在香港的聖書公會再購買此書,分贈親友。香港淪陷期間,他回內地避難,身上就帶着《荒》,並從中得到安慰幫助。復員後,他在港希望再搜購,卻遍尋不獲,恐已絕版,故決定免費送贈此書,以廣為流傳。[22]

 

《五十靈筵》

 

1949年2月,晨星報社出版了《五十靈筵》。吳恩溥在〈前言〉指,發起編輯這本書,是希望回應戰後「屬靈讀物」短缺的問題。按原計劃,吳氏邀約了五十位名牧,希望每人撰寫一篇。但最後黃原素因身體關係無法執筆,而趙君影及丁素心等也因事忙,無法如期交稿。最後,吳氏乃四出求稿,並將楊紹唐的多篇講章收入,合成五十篇文章。[23]作者群包括:石新我、計志文、趙世光、何守瑛、焦維真、竺規身、林證耶、于力工、楊紹唐、包涵空、賈玉銘、趙柳唐、戚慶才、鍾本庸等,悉為國內著名的屬靈派人物。至於香港的作者,只有胡恩德及鄭德恩。全書分「復興的信息」、「造就的信徒」、「工人的信息」、「救恩的信息」及「安慰的信息」五部分。

 

總的來說,香港基督教文字出版工作在光復後,仍未能回復戰前的規模。但隨着國共內戰爆發,內地政治不穩,令不少國內基督教事業及人員南遷香港,大大改變了本地的基督教文字事工的生態。

 

 

[1] 〈本聯會恢復工作經過〉及各堂消息,《香港浸信會聯會月刊》,復刊1卷1期(1946年6月),頁2至33。

[2] 黃玉梅:〈復刊辭〉,《香港女聲》,光復版第1號(1946年10月),頁2。

[3] 香港基督教女青年會友光團編:《友光》(香港:該團,1947)。

[4] 〈特別報告〉,《聯會月刊》,第一期(1948年2月),頁4。

[5] 編者:〈創刊詞〉,《靈恩月刊》,卷1期1(1946年2月)。

[6] 〈香港基督教市中心堂成立宣言〉,《靈恩月刊》,卷1期1(1946年2月),頁14至15。

[7] 李金強、陳潔光及楊昱昇:《福源潮汕澤香江:基督教潮人生命堂百年史述(1909-2009)》(香港:商務),頁96。

[8] 吳恩溥:《筆兵七十年:一位筆兵事奉主七十年的回憶錄》(台北:校園,2008),頁33至34。

[9] 吳恩溥:〈本報二年〉,《晨星報》,11、12期合刊(1948年12月),頁205。

[10] 破缶:〈編後話〉,《晨星報》,4期(1947年8月),頁145。

[11] 〈本報明年改訂報費啟事〉,《晨星報》,6期(1947年12月)。

[12] 吳恩溥:〈本報二年〉,頁206。

[13] 吳恩溥:《筆兵七十年:一位筆兵事奉主七十年的回憶錄》,頁34。

[14] 吳恩溥:〈本報二年〉,頁205。

[15] 吳恩溥:《筆兵七十年:一位筆兵事奉主七十年的回憶錄》,頁36。

[16] 編者:〈創刊詞〉,《靈磐報》,期1(1947年4月),頁1至3。

[17] 浩然:〈中國電影企業鉅子羅明佑熱心事主(五)〉,《基督教週報》,2494期(2012年6月10日)。

[18] 袁英俠:〈漫談香港基督教刊物〉,《基督教週報》,第1期(1964年8月13日),版8。

[19] 黃原素:〈培靈研經大會的起源〉,《港九培靈研經會五十週年金禧紀念特刊》(香港:該會,1978),頁14。

[20] 〈歷屆培靈講道集目錄〉,《港九培靈研經會五十週年金禧紀念特刊》,頁39至40。

[21] 高潔:〈港九培靈研經會特寫〉,《港九培靈研經會五十週年金禧紀念特刊》,頁25。

[22] 羅明佑:〈我為什麼翻印這本書?〉,《荒漠甘泉》(1946年自印版)。

[23] 吳恩溥:〈前言〉,《五十靈筵》(香港:晨星報社,1949)。

 

(如對文本內容有任何建議或疑問,歡迎電郵至acphk.development@gmail.com與本會聯絡)